欲望就象爬楼梯。 @ Sep 23, 2011



坐在上海的出租车上,司机师傅很健谈,他说:“生活在上海,幸福感不高。”晚饭和朋友们讨论这个话题,有朋友说:“那就不出门呗,自己烧饭吃,没钱买房子可以租房子住。”我想幸福感取决于个人欲望的多寡,欲望多且难以实现时,自然没有幸福感可言。但是“知足常乐”,不是多数人能做到的,欲望就象爬楼梯,楼层越高爬得越辛苦。(如果你是富二代官二代星二代,你可以直接乘电梯上去了。)每一层的风景不同,你想看到更多风景,自然得不停地爬楼梯。


每次去上海,行走在上海的街道上,都有一种要被淹没的感觉。无形的快节奏,无形的生活压力,从西装革履到人字拖,从CBD的窗明几净到一间房的足疗店,放眼望去每个人都在这座城市中为了生存吸取需要的养分。也有不一样的街景,傍晚三五个老人悠闲地坐在巷弄里聊天,观望来来往往穿梭地人群,他们处于社会的边缘,“观望”或许意味着他们与这个社会还存有一丝联系。


据说上海郊区的房价全线上涨,市中心房价稳定,全市均价在CNY2.5万/平米,你信吗?从二线三线城市迁居上海,所有人的资产会缩水2/3?
我们要能狠下心。 @ Sep 21, 2011
看到怀孕的Apple大方地写下她和妈妈相处的感受,这无疑鼓舞了我。此前我认为有谁会在人前谈论自己与长辈相处的矛盾呢?然而渐渐发现,这样的矛盾还挺普遍。既然具有普遍现象,谈一谈又何妨?


Apple:“我和我妈之间做事方式不一样,观念不一样,又由于这样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以至于我的性格在她身上就会偏向极端的发展,所以她在家里的这段时间我没有明显的幸福感,我也希望小孩只有我和xpt来带就可以,累一点无所谓不过我觉得我可以handle。我想妈妈这个词在每个人心里都是温暖的,我也一样,但是真的和这个鲜活的个体相处后,就不再是心中的那个形象了。


......之前让她把住的房子换套新的,贷款我可以还,首付就把现在那套卖掉就行。结果看房子又纠结,就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房子南北不通不好"就不买,结果过了几天房子就涨了10w。很懊悔地来和我说"当时不买真是错过了"。但是问题是几个月后当我建议她买另一套的时候,她又做了同样的选择,几个月后又来和我说"错过了",直到现在房价已经高到我已经没有能力帮她还贷款为止。......”






抛开血缘关系,长辈们是一个一个的普通人,是人都会有性格缺陷,我认为这世界上没有完美性格的人存在。那么貌似完美的人只是比多数人有着超强的自控力。当成年后的我们面对我们的长辈时,他们已历经挫折与磨难,经过文革、改革开放时期的冲击,长辈们的身心均有不同程度的变化。


某段时期工作特别忙时,我惯于到家坐在沙发上沉默地放空几十分钟,沉默地饭后沉默地看不动脑的娱乐电视,沉默地遛狗沉默地散步,也可能熬个夜喝点小酒煲个电话粥什么的。有长辈在身边的话,这些项目会被压缩在10点前结束,且要伴随着无休止地唠叨,你必须有所回应和反应,你必须表现出他们期望地交流。前十年与后十年,他们唠叨的内容几乎惊人地一致,让人时刻处于生存、社交与情感的危机感中,时刻。


渐渐发现,那些对万事要求极致,患得患失,不安于现状又无奈,将自己性格心理问题抛向亲密关系的人,他们把自己装在密封的罐子里,他们纠结的人生都用来寻找一个出口。在这疲惫不堪地过程中,我们要能狠下心,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骑自行车 @ Sep 07, 2011
邻居家淘汰的迷你自行车,送给钟点工阿姨,她修理后给了我一把钥匙,车就放在走廊里。谁用都可以。


中午把土豆放在前面车篓,LUKE用绳子牵着,围着小区骑行。LUKE的劲真大,跑得比车速快,几次险些被它拽得失去平衡。我说:“LUKE慢点,慢点...”远远地被前来小区看房的朋友认出。一听是LUKE,才发现原来是我...晕...


话说带两条狗骑车外出,各种欢乐。
全职与非全职 @ Sep 01, 2011
网上有这样一段文字:每天在小区里,看见一群群带孩子的年轻妈妈,觉得她们的眼神好荒芜。好多不到30岁就下岗了,专职带娃。一天之中,起床,做早餐,等老公出门上班,带娃下楼散散步,做午饭,午睡,出门买菜,回家做饭,等老公回家吃饭,带娃下楼散步,回家看电视,洗洗睡。


理智地分析,上述这段文字过于偏执,对生活体验有限。





事实上,上班族不过比全职主妇多了一份工作而已,你怎么知道人家全职主妇除了带孩子做饭之外,没有其他的追求和兴趣爱好?要知道,选择全职在家是需要能力的,尤其是独立的财力。而且人家有大把的时间去追求自己的兴趣所在,家庭生活是人生重要的组成部分。


上班族除了工作,同样要买菜做饭忙家务带孩子照顾老人,连看部电影都得占用睡眠时间。除非你还是单身,如果你已经拥有了家庭,且不靠“啃老”维持日常家庭生活的话,剩下还有多少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公司每年给你多少天年假?你的收入的百分之几用在交通、工作置装、无谓的社交与排解压力的浪费上?失去自我是必然,假设落下个身心健康问题,挣那点小钱有毛用?哦,你说为了理想而工作,刚工作的人谈谈理想还成,都工作十几年的人了,谈理想未免奢侈,咱这年纪都不好意思谈理想了。


如今的上班族还真没什么好得瑟的,多数人不过是将生命消耗在求生存这一无奈的过程中而已。如果兴趣爱好恰好与挣钱结合在一起,那才是人生一大幸事。不过那是属于极少数人的幸运。


没准儿家庭全职的人们还在嘲笑你们这些“即将变态,或正在变态,或已经变态”的上班族呢,你们有在享受生活,追求自己的兴趣所在吗?你们每天都在吃快餐,走疾步,消耗大量的能源在交通上,花大把的钞票去解决心理压力,你们过着趋炎附势、勾心斗角、假面人的日子,有什么好得意的?要不你也全职一把看看?你有那个能力吗?
平淡无奇的日子。 @ Aug 31, 2011



明天终于到星期四了,小周末。
晚饭后泡了壶太湖翠竹,吃水果,看《康熙来了》。
娱乐之后出门遛狗散步。


今天网购了三种棉布料和一台电动缝纫机,准备为狗狗们缝制可拆洗的窝里的垫套。之前缝一针一线手工缝制了两个垫套,挺耗时间。我妈妈有一台70年代老式脚踏缝纫机,可以进博物馆了,但她还在使用。我无法手脚并用的使用它,电动的也好,也能体验缝纫乐趣。
曲折人生。 @ Aug 24, 2011
有人在美国花费3万美元生子,有人在HK花费8万人民币生子。今儿新闻里说,父母双方为大陆常驻户口,即使在海外生二胎,也算作超生,罚款25万。武进一户家庭已被处罚。


新闻报道江浦某街道负责拆迁等工作的副主任,被人举报,擅自更改房屋结构。也就是装修过程中,将空间高的房间分隔成多层使用。


从出生到房屋装修问题,貌似所有的曲折人生,无非是路遇一个又一个小人儿,且没能越过或躲过(当然最终还是会过去)。销售的重点是搞定人,人生的重点貌似也是搞定人,不是搞定自己,就是搞定别人。
期待一场美容觉。 @ Aug 23, 2011
展会的征样用了三天时间梳理,总算安排下去,然后轮到我去讨债了。象我这样同时征样的还有6、7个同事,分管不同产品,怎么想都是一份庞大的样品单。每年都有展会,那些展会上的样品回来后不知去处。没有任何交接,于是界界展会需要重新打样,支付样品费,浪费不少。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同一岗位替换人时没有工作上的交接,翻单根据程序记录在做,品描时有备的驴头不对马嘴,出货常与备货不符。这些最基本的业务资料支离破碎,客牌产品没有规范的档案,人走了,倒过来去问供货商,靠个人建立产品档案,不靠谱,真不知道公司究竟在管理什么?销售不知道自己卖的产品,天马行空的询价,暴露的破绽是他就是一个翻译,传话筒。那些个业务上发展不错的销售,但凡都是对产品有认知,对市场有感知,对业务有想法的人。凭运气做业务,一时尚可,长久以往,运气总要用完,上苍也不会总是眷顾同一个人。


前几天有人对我说:"你去跟谁谁说一下,你要的比觉急,跟ta打个招呼。。。""有没有搞错?为什么要去打招呼?工作安排下去,还要人情去促动一把才能按时做完?"这也是体制下很奇怪地现象。只能说同一屋檐下,每个人的压力不同,有客观压力,有来自个人自身的压力,有压力不是坏事,一个员工有压力,最基本地说明了一点:ta珍惜这份工作。反之则不然。


这两天睡眠不好,难入眠,醒的早,夜里多梦。贴一百张面膜,不如睡一夜饱觉美容。周末有人问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如果让你在xx和购物之间选择,你会选择什么?"我想问嫩们tb就不算购物了吗?蔡蔡说地好:"我们平时太辛苦,就要痛痛快快买点东西犒劳自己。"


over.
一二。 @ Aug 19, 2011
***餐桌附近坐了一桌同样就餐的顾客,六人,有男有女,定睛再看,是六女。四人李宇春翻版,两妖娆女孩。饭毕,三两合影拍照,相互亲吻,是否舌吻不知道,公众下同性间的亲密行为,着实令四座震惊,现在的孩子活得真有个性。我感觉在看偶像剧。。。


***如若下班早到家遛狗,时而看到两着棉麻衣裙的年轻女子在打羽毛球。今儿才想起周末傍晚遇到过她俩,提一水桶摇曳走过,不久两人摇曳返回,桶里装满黄瓜,手中亦拿着边走边吃,仿佛刚从田间采摘而归。她们象从某个不识人间烟火之处走来,沉浸在自我世界中。


***到家开门,红土沉香的盒子被土豆撕啃的支离破碎,残片躺在沙发上,盘香散落四处。。。土豆躲避恐惧的方法是。。。不看我。


***晚上睡觉了,好友关了大灯,她的女儿小满问:"为什么要关灯啊?太黑了。"妈妈说:"你一会儿就适应了。""什么?""你一会儿就适应了。""什么啊?"妈妈换了个词,"你一会儿就习惯了。"快要上幼儿园的小满完全不能理解"适应"和"习惯"的意思,"妈妈,我听不懂啊。"。。。换了你,你会怎么用词?
你是谁? @ Aug 11, 2011
最近买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蔡蔡推荐的《遇见未知的自己》,这标题让我想起问问写的《遇见更小的我》。连续两个晚上看《天天向上》,不用动脑子,只需傻笑的节目。看到午夜12点洗澡睡觉。今晚阅读《遇见未知的自己》,书中有句话:“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而前几页的问题便值得人思考。


一位女性遇到一位老人,老人问:“你是谁?”“我叫李若菱。”
“李若菱只是你的名字,一个代号,”老人微笑着坚持,“我问的是‘你是谁’。”“我......”若菱困惑了,他到底想问什么?


“我在一家外企计算机公司上班,我是负责软件产品的营销经理。”若菱试着解释。“那也不代表你是谁,”老人再度摇头,“如果你换了工作,这个‘你是谁’的内容不就要改了吗?”


你是谁?

即将起程 @ Aug 06, 2011
外甥女下午来看望两只狗狗,后天的飞机飞美国,据说她所在的学校是全美美女最多的大学。我们正为梅超风可能会影响行程而担心,那可是2级台风啊。不过晚上有消息说台风没有登陆浙江,改北上了。那么,明天我们是不是可以顺利抵达上海呢?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