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无恙? @ Nov 28, 2016
南京的夜冷得冻手,为了找一个视频想到中国茶上来,看到往日的blog,以及各位的留言,,心里暖暖的。对自己目前的生活充满了不确定性,不知从何下笔。眼看又将年末,这一年和上一年相比变化不算大,一直往前努力地走着,无法回头。今年一位小我两岁的老朋友去世,从发病到离去一个月不到,肺栓+白肺,据说存活率很低。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希望我们爱惜身体,珍惜健康的每一天!

凌晨,睡不着,想回到中国茶来看看,就象回父母家的感觉。微博微信都在用,可都是碎碎念,呈现好看有趣的,娱乐自己和大家,就象租房子住,不属于自己,总有种某天就会撤离的感觉。只有这里会有家的感受。十一年了,我乘着时光机一下子穿梭到近四十年华,十一年,却仿佛昨日。那些生命中的过往,仍然历历在目,清晰如初。雪下过,停了。淋了雨,放晴几日,晒晒太阳,暖一暖。。。等待这个冬季的到来。


不再如机器人一般工作的时日,才发现自己不是一个有趣的人,或者不是一个自己期望的那么有趣的人。发现原来有趣的部分是需要有人带动的。有人不需要旁人的作用,打游戏听音乐收藏碟片看电影喝喝小酒画画写大字。。。自顾自沉浸在趣事中。而我,一个人的时候把所有爱看的节目、电影,集中看了个遍,然后一下子落空了。有许多生活计划,健身的,学习英语的,画画的,摄影的,这些计划耽搁着,等待周遭静下来,空出来。挺可笑,上班时等待这一刻,这一刻又在等待哪一刻?


我以前是个开朗健谈的人,这几年浮躁浅薄还是有的,却渐渐不爱交谈,闲扯。看到旁人为一些话题谈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而自己不愿参与时,会产生质疑:人家是正常的,还是你是正常的?越来越不爱与人交往,害怕关系亲近。很多时候,我宁愿一个人呆着,希望被所有人遗忘。在过频过密的社交状态下,我不是我。我喜欢松弛状态下的自己,不为情谊,不碍于情面,说废话,做累人的表情。忽然想起去年回国飞机上,身旁一位谢尔顿式的光学博士,十几个小时的航程中他有八九个小时随时抓住我说话,说一些我听不懂的他认为有趣的光学实验,说他太太小孩,说他们的海外生活。。。另一次航班身旁坐着某知名大学商学院访问学者,话多到让人头晕。。。有时我会认为内分泌失调的人才会喋喋不休。因为某种心理缺陷,会急切需要在聊天中得到旁人关注和认可。或者是怕冷场?过去我也这样,生怕被忽略了。留意一下很多人都这样,这是正常人状态吧?那么,我是不是已经变成一个没有人要的老古怪了?
凌晨三点 @ Aug 12, 2013
凌晨三点在沙发上醒了。

想到自己的生日就快到了,这一个月里有多少和我一样过生日的人?无论如何,都生快啊!狮子座与狮子座总是犯冲的,因为他们都太有主见,脆弱的自尊心让他们在人前不愿低头,受伤了会象大猫一样躲起来舔伤口。这个岁数会觉得狮子座是个特傻的星座,就像前同事说我"可以吃亏,但不能受气",反过来才好。我想我会在生日这天端起落灰的单反给自己拍几张照片,去看场孟京辉的话剧,光光说自从看到孟在微博上对一位女性破口大骂之后,便不打算花钱看他的作品了。嗯,我想我可以把作品和他这个人分离开来对待。要知道七月初「活着」的话剧票就已售罄,托了人才买到,不去看太可惜了。


这个夏天的高温就要过去,晚上散步时一阵风吹过,情不自禁大喊:"秋天来了!"原来我是在秋天出生的孩子。。。


最近读Jane写的文字,一直喜欢她写的东西,买过她的一本小说「一直很安静」,我们第一次见面在纽约第五大道上的一间餐厅里,她当时辞职在哥大留学,上海姑娘,但不是典型的上海姑娘。她坦率、时尚、温柔、知性,接触到现在才略微体会到她是那种心里很在乎,表面却看不出来的性格,如她所说的那样。让我印象深刻之处在于她的文字不是词藻华丽,而是有生活和经历,没有文青们的矫情劲儿。回归到她近期的文字,其中一篇里的这句"世界上,总是有这些人,与模式化的生活对抗着。他们赋予他人勇气,过自己真正中意的生活",读到时我莫名地笑了,我想这些人主观上并未"抵抗",而是不知不觉地折腾到现在,心里不平静,折腾永不会停止?相信很多人都有不平静的时候,只有少数人有勇气折腾?

分享她的原文如下:

Izaskun是我在哥大认识的西班牙姑娘。她今年38岁,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她的名字不容易记,她说,那不是一个常见的西班牙名字。我们在哥大同上一个写作课程,她在西班牙是一名economist,因为西班牙经济变差,她想通过在哥大的深造获得伦敦的工作机会,顺便,在纽约住上一阵子。

Izas前不久在Linkedin上发布了自己的新工作动态,Member of the Community Recovery Team( Hurricane Sandy Long Term Recovery Program Intern),我于是得知,她至今还在纽约。今年的H1B签证很不容易申请,我们也都错过了在4月1号前申请工作签的时限,我随意地放弃了,而Izas,执着得想要留在纽约。于是她日日夜夜寻找工作机会,经过一轮轮尝试,她才渐渐接受获得工作签证非常难的这个事实(期间,这姑娘的心情绝对就是过山车),她最后打算去伦敦找工作。即将离开纽约前,Izas获得了红十字会的面试机会。她的希望又重燃。

这学期结束后,我如期去西部玩了一圈,接着就回了上海,也渐渐减少了与她的联系。直到看到她在linkedin上的消息,我写了个email给她,又获得了她热情洋溢的回复。

红十字会的internship也即将要结束了,她打算继续寻找新的工作机会或者去伦敦。Izas有个小她5岁的拉丁男友,人在西班牙。他们俩已经异地了很久。而Izas跟我说,我要呆在纽约!

瞧瞧,她38岁,依然把帅哥男友扔在西班牙,肆意地在纽约折腾着。可是,在纽约的那些人们,谁不是呢?Carrie40岁的时候,开始与Berger约会,她对着她的姐妹们说,我好像又回到了35岁那个清涩女孩子的时代!国产婆妈电视连续剧,真的是把本应该还能肆意折腾的姑娘们连累坏了。

Izas时常跟我说说家常。比如,她38岁生日当天,她的小男友就把他弄哭了,说了句不可理喻的话,扫她的兴。比如,她觉得她住在upper west side太贵了,如果要在纽约呆得久一些,必须搬去一个月租不超过1000美金的地方。。。看到她,我就想起我在波士顿结识的巴西女生Aline Martini,她以前在圣保罗的KPMG工作,到了30岁,也跑到美国来折腾,每天都笑得很大声。

单身的A同学跟我说,他很爱小孩子。所以,35岁前的某一年,也许会中断工作,离开北京,通过科技手段,去生一个孩子。然后,陪伴孩子长大。A同学特别平静,没觉得自己惊世骇俗。我为他的平静感到开心。

世界上,总是有这些人,与模式化的生活对抗着。他们赋予他人勇气,过自己真正中意的生活。其实38岁放弃economist的头衔去做intern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在应该玩的时候,日日苦读。在可以玩的时候,为房子、结婚所累。在懂得玩的时候,无法放弃太多。或者,那些女孩子们因为年过30,忘记了自己的优异和独特,只为一个所谓的归宿。

应该沉迷于你所中意的生活。向琥珀色眼睛的、爱折腾的Izas姐姐学习!
@古奇高设计 @ Sep 01, 2011
这组胶片拍摄的古奇高室内设计,是香港导演“陈可辛在北京的工作室”。我家那把圈椅也是古奇高作品。他不仅设计制作家具,同时也是前途无量的室内设计师。古奇高设计的家具,已开展外地销售,线上预订网站:http://www.fnji.net/


设计师:古奇
摄影师:Autorun





为玉树祈福 @ Apr 21, 2010
早晨上班路上习惯性打开收音机,每个台都在播有关玉树的新闻,哦,今天停止娱乐,全国为玉树哀悼,听着那些来自各个单位记者的报道,浑身的毛孔就张开了。

通过shuwua介绍,扑土联系到青海林业局,他们开设有玉树救灾快速通道,扑土、小原子、问问和我等几个朋友,每个人各买了十来条毛毯由扑土牵头邮寄到青海.....仅仅为社会尽了一点微薄之力。我不是一个热血青年,对政治、社会问题有时候的反应会比较冷漠,我甚至从来没有献过血,以往公司组织的捐助活动基本上没有过温暖的感觉,即使在我前天晚上拿钱出来买毯子也没有感到温暖,但是今天早晨听着那些报道,心里开始温润起来,为自己做的这么点小事情感到欣慰。

由于涉及消毒的问题,好像旧衣物无法运输。目前前方急需:净水片、药品、帐篷、保暖设备(被褥、垫子)、太阳能充电器、电力设备、照明。锅碗盆、粮食。

行胜于言。 @ Jun 13, 2008
不知道是受了什么的影响,从青春期开始我就喜欢听好听的话。
妈妈常说:“你就喜欢听别人说好听的,所以你很容易上当受骗。”
有个80年代的小丫头以前常对我说:“你真呆,你怎么怎么.....你真呆...”
我的确没有看上去那么聪明,如果正处于爱情和友谊,情况就更糟啦。

现在想来也许天生爱幻想,加上从小喜欢看文学书,渐渐喜欢天马行空不切实际,待人看事,总把对方想的很好,考虑问题、做起事来也就简单直接。这么看,我似乎应该是个浪漫的乐观派?

回望过去十年,所有的人和事都不是想象的那样,而我的心理发育总是滞后于生理发育,我把一切想的很好,或者说期望的很好,正常状态下只一件事,你便了解真实,爱情和友谊中却需要经历N件事才愿意承认。

听到有人说以后我会如何如何,我会怎么样怎么样,这些事情不是这样是那样的,是别人怎么怎么......空洞的许诺和推卸责任一样都是屁话,原谅,意味着你违背了自己的原则,同时又给了对方再次伤害自己的机会。不要听他/她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她做了什么。语言其实挺....用北京话讲叫“不靠谱”,用南京话讲叫“不上路子”。

行胜于言,永远是真理。
呆人,总会有呆福自己撞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