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之前,两年之后 @ 9月 07, 2004

1. 今天是神奇的一天:
在车站,擦肩偶遇两年前的英文老师,依然瘦削,目光直截,俩年前,她是35岁单身女人, 瓜葛于已婚男人的恋情。两年前,她只涂暗色唇膏,不染发;而今,唇膏正粉红,秀发正灿灿。未能相识,就已经擦肩而过,化妆防衰老…不知伊的生活如何变化。

在厕所的邂逅,诚然气氛不佳,但也坦荡,充满Shock, 又是两年前的旧人,当年甚有不屑的刁蛮妇女型人物,爱八婆,没有责任感,扮相平庸;如今,如今,伊竟然大走Sexy 路线,扮相大改前朝遗风,走路如花滥坠…… 只是我直视其三十秒,而毫无察觉,而彼此打过招呼后几乎迭出卫生间。

2. 两年,年两
忽然之间,生活中充满了两年的概念,电话被绑了两年的plan, 牙上带上了两年的braces, 两年后的毕业,交了很多为期两年的deposit. 两年,两年,我不知道会怎样。又回到这种规律有节制的生活中,循规蹈矩中未尝没有快乐,没有小聪明,没有小瓜葛,没有颠沛不堪,没有心思不已,对于我,是件好事。

仿佛是一回来,才发现对于我们的一小群人的niche Job market竟异常的好,许多人急急毕业,许多人谈及计划。从一个从中学开始有计划的“一步一步”流程产品,直至今天无言相告,只能回答一句:I’m open to all the options. 大体就是说我什么地方都不介意去,什么工都能干。

3. 从Capital Budgeting到牙套
对于一个超龄的青年,开始套牙未尝不是一种折磨。于是闲话几句:

The capital budgeting theory though viewed as Panglossian suggests that market economic activities (including capital investing decisions) will produce a sit of outcomes in which firms maximize profits while producing goods and services at the lowest possible costs and investors/consumers optimize return on investment and maximize utility.

简单点说就是,预期与衡量付出与回报,在尽可能减少投入的同时最大化回报,同时使预期的回报周期与投资目标相匹配。

所以在你年龄不正当,时间不充裕,地点不便宜的地方,有着一口人人都说还可以牙,还要坚决地套下去,那么我只愿意说:

如果一件事,我付出两倍的时间,承受两倍的痛苦,付出远多于两倍的价格,还是愿意做,那是因为我想了前因后果,联系了capital budgeting的原理,依然觉得值,于是就去做,再痛再饿,也不后悔。

于是,我们说:很多的东西,我们付出了很多的东西,时间,连同感情都搭上,如果依然觉得有超出寻常的回报,那么我愿意把什么都拿来付出。

posted by lynne

Leave A Reply

Textile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