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VOGUE对话 @ Dec 08, 2010
“为什么巴黎人会显得时髦?因为他们一点都不追求这个。”

菲律宾的布莱恩男孩虽然招人烦,但偶尔也能冒出几句时尚金句来。例如之前他就说:“所有反时尚的人最后都变得很时尚。”时尚是个嘛?通过本土民企时尚集团多年来的发展,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管家可以很时尚,旅游可以很时尚,先生小姐健康珠宝无论神马都可以很时尚:时尚就是一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还有就是一位我十分喜爱的编辑给下的注脚:“天朝的时尚圈(juan,四声)傻逼太多而且越来越多。大喷子,烂眼泡,恨人有笑人无,不懂装懂,人云亦云,大牌走狗,自以为特立独行,再加上一些以为只要假装自己是GAY就能混出名堂的边角料下三滥,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鸡胸O型腿男。”每次一读这番话,我都有侥幸逃脱之感,得回只是个兼职不是正职。但即使是兼职爱好,我也一直在问自己有坚持下去的必要吗?没有啊没有,我快受不了了。

Anna Wintour是很厉害,但是和郭敬明完全不同的厉害。为什么我要把这两个人放一起?郭敬明的字里行间都能看得出他对于当个bitch boss的渴望;而Anna是在那里一站就会让你感到气场的人,不用摆谱不用装。但我实在理解不了:在这次讲座快要结束的时候,我身边站着的,穿着当季最火的剪羊毛背着复古小挎包,又戴着副没镜片眼镜框的女生开始啜泣起来,因为Anna Wintour要起身走了。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是在小四的签书会?但粉丝们不会都这么时髦啊:满目都是目测20厘米的高跟鞋,真假皮草,斗篷,蕾丝,驼色大衣,在室温不到十度的场合穿着的半袖裙。来之前还有人抱怨自己衣柜里都没有衣服是能穿着去见安娜的,那你就别来好了。这还只是女生们,男生(我想他们也会想穿前面我提的那些的)一水儿的细腿裤配小西装,要露出腰的那种,可以的话会戴那种Burberry去年秋冬发布的环状围脖。刘海!男人一定要有刘海!不把额头盖得严严实实的都不行。

我在这群人中只能感到无比自卑,只能尽量把自己往角落里藏,藏住我的宽腿裤和入手两年了的羽绒服,藏住我光亮的额头,藏住我是诺基亚而不是Apple的手机。满面写满坚定,一遍一遍给自己打气:你就是个自由记者,坚持几个小时你就又能去吃炸鸡了。

我还以为中央美院美术馆得有多难找。从大门一进,你就跟着那些时髦人士走就可以了。到的时候正好九点半。会场有两个入口,一个媒体入口一个凡人入口,我想了几分钟自己该从哪个口进,我是个干着媒体工作的凡人。媒体通道会让你签到,送你一袋子纪念品(我哥十二月刊);凡人通道......你能挤得进去就谢天谢地了。抱着明知不可能成功的心情,我求了下媒体通道门口把关的一位大姐(她的妆让她显得老气横生,要不是看在礼貌的份上我就叫她阿姨好了)。

“你是哪家的?......不行,我们这都人满了。来宝贝儿你进去坐好。”后一句当然不是给我说的。期间张宇的助理方晴雯(喇叭裤(!)加海魂衫加西装外套)在我们俩之间来回穿梭。我只能乖乖的认命。

幸运的是我最后还是找到了一个角度不错的位置。周围的应该都是央美的学生,各个抓紧手机相机摄像机拭目以待,前面的女生手机屏幕上清楚的显示着“#vogue#”。场地中央摆了四把沙发,后面循环播放着之前三里屯庆典的录像,最后定格在排版难看到一定程度的背景,中美封面胡乱一贴,上书“与vogue对话”,还没忘记vogue用baskerville old face字体表示,算是贴心。观众席前两排是vogue预留位置,再来三排媒体席(一堆敌刊的人,大家都是好朋友嘛~),再几排央美时装系,剩下的就是打发那些来凑热闹的了。没开始前来来回回下面走的都是熟脸,姚雨杭啦,曾焱冰啦。第一排坐着的好像有James Woolhouse,可惜只能看见人家头顶,貌似还看见了Mark Graham,可能是我幻想。

Anna倒是不会迟到,讲座正点开始。进门的时候大家一起鼓掌,把正在没心没肺玩手机游戏的我吓了一跳。同来的还有美国vogue的时装项目主管(就是专门负责在911时教唆美国人花钱的Sylyana Ward Durrett)和时装专题总监Mark。当然,主持还得是安吉莉卡。

“......我们《Vogue服饰与美容》上市发行五年来,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为重要的Vogue之一......我问Anna能不能来中国和年轻人们见一见......我先做一些访问,然后同学们抓紧机会提问......(那个叫刘璐的设计师穿着件和服似的上衣,顶着爆炸头画着大红唇,拿着手包这时从媒体通道里进来,猫着腰找座位坐下,鞋子极其的不稳)......第一个问题:大家在一些电影里看见你或者是以你为原型的电影里,对你有个印象。能不能讲一下到底是怎样的人blabla......”

“.....blablablabla.......”然后大家都优雅地笑了起来(大家笑,不是因为很好笑,是有一个人笑其他人立马上前跟着笑怕不笑别人就笑自己的那种)。

“......我快快的翻译一下啦,安娜她很幽默啦,说她会不给员工发工资之类的(这有什么好笑的呢?),实际上没有啦......在时尚界工作的好处就是它瞬息万变,你能和最优秀的作家啦设计师啦摄影师啦一起来工作blablablabla......”

我开始有点想睡觉了,又害怕遭人鄙视只能硬撑着。接下来只能说这个访谈很水,没有多少实际内容。宣传vogue家悠久历史是必不可少的,人文励志方面也不是那么的鼓舞人心,八卦干脆没有。见了安娜灵感能受激发,能青云直上?你做梦呢吧,人家墨镜摘都不摘一下才看不清你是谁。但你要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这次鸡肋访谈会,那还不辜负各位一大早早起跨越半个城区赶来。例如,安吉莉卡的说话方式。按照网络上广泛流传的履历来看,安吉莉卡在香港呆过一段日子,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以就养成了这种中英文夹杂的说话方式?!“安娜说vogue不怕新媒体啦the new media,internet,因为新媒体可以report一些东西很fast,但真正exclusive的还是会放在paper上,像december做的tom ford的访谈,就是全球独家的。”“因为安娜在这个industry很多年了,所以她有许多network,设计师们会向她做一个consult,她会告诉American designers要不要来China。”看在下面many同学taking notes记得那个seriously的程度,我善意地把安吉莉卡的actions理解成helping大家quickly记。

还有有意思的是一些小动作。安吉莉卡一直不时的用右手拂一下脸,擦汗?我说过室温才十度左右啊。张宇毕业于北大法律系,虽然时装产业多强调天赋和努力而非学历,但我还真有时怀疑她作为本时装杂志的主编这件事的靠谱度。例如安娜说她昨天去了我哥的办公室,让她想起了自己当年在伦敦的《Harpers&Queen》工作的场景,一个人要干很多个人的活,写稿配图编辑排版,就像现在我哥那群编辑一样什么都干,而到了美国之后,由于工作细化,她只是要负责面料报道(fabric report)这一部分,她觉得还是之前那样更能锻炼一个年轻人。安吉莉卡又开始翻译啦:“Anna刚才介绍自己以前的经历啦,她在英国呢什么都要负责,但在美国的时候,因为美国编辑部分很多的layer,她只要负责‘布’这部分。blablablabla......”我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了,英语课的时候都用来睡觉的我也知道fabric直接翻译也是什么意思啊。“邱昊你好,我是《Vogue服饰与美容》的‘布’编辑,您能和我们讲讲新系列的用料都来自哪里吗?还是袜子吗?”

我把这次座谈会比作鸡肋,因为结束之后我只有种“哇塞,见到真人了”的感受,再无他物。安娜说到了几点给年轻人的建议,但实际上和其他人会说的话没有多大差别,你要是自己静下心来悟,自己也能参透个八九不离十。问到会不会厌倦时回答:“If you work in fashion,you never get bored with it。”问到想要做编辑得有那些准备时,回答:“多去美术馆博物馆剧院多看书多旅游长见识,别就整天对着个电脑屏幕。我建议你先为一个设计师或者品牌工作,再慢慢过渡到媒体行业里。不要怕犯错,你犯过的错越多,越能从中吸取经验。(Mark插了句“不要相信电影”)”问到发掘设计师的时候,怎么保持那种挑剔的眼光(“时尚界有的人总会说amazing,wonderful啦,不会给你实际的建议。”安吉莉卡),回答:“我们也不会总正确,只是诚恳的提出我们vogue的看法。有的设计师很坚持自己,也没有关系。现在设计师太多了,我们想要的是那种真正有自己的态度想法的,能改变女性着装方式的有天赋的设计师。像当年打车钱都没有的John Galliano,我给他付的车费,让他住在我的旅店里,介绍给他业界的人士,帮他开创了自己的事业。”问到去薄荷糯米葱看见什么好东西没有,回答:“就去一家店看看不出什么,我建议中国设计师们不如直接带作品来纽约,市场和机会会更大。”然后提问的同学们就一个个感激涕零的,给谁看呢?英国首相卡梅伦访华前,《金融时报》刊出了英国学者范比写给首相的公开信,题目就是《Court china,Mr.Cameron,but don't kow-tow》。要是有人来约稿,我觉得我也应该写一篇“咱们不妨讨好温图儿,但也都别磕头”。

要是实在讲点收获的话,我想我对中国学设计的小孩子们有了新的看法。直白的说,他们没一个是真真正正投入这个行业的。他们爱的只是一片光鲜,特别是光鲜在自己的身上时。他们打扮自己,美化自己,眼睛贴在他们脸上都看不见毛孔,却连最基本的剪裁技术都掌握不了。“我爱这个行业,我愿意奉献自我。”你再一细问,什么都答不出来。我觉得这个裙子很漂亮,我觉得那个妆很吸引人,我觉得这幅摄影很美丽,原因只是是alber做的pat化的mario摄的。要是真这么热爱念人名,还是乖乖在围脖上呆着爱特别人装熟吧,也就这么一点点能耐就不要来丢人现眼了。抛开口语太差这一点,问的问题都是那种一听安娜要来第一反应想到的问题,不仔细再琢磨一下这个问题能不能给自己什么教育。我要怎么进vogue(我都不懂进vogue有什么好呢),我要怎么出名?人家对你完全都不了解,怎么给你指点人生?(至于无可救药的某网站的傻逼行径我就不费口舌了)围脖上有人质疑为什么没人问net-a-porter,为什么不问为什么gap这么晚才进中国,为什么不问行业内商业变换的事,我只能冷笑一声,拜托,你以为我们的学生是什么,有这点能耐时装周都成第五大了。我倒是很想问一下,关于杂志内部很重要的人员突然辞职不干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算帮安吉莉卡问一下,少了Wish的我哥专题做的实在是平淡无奇难看到爆。

不耐烦的不止我,安娜也是,最后干脆直接打断了同学还要再问一个问题的想法,说了当天最有价值的一句话:“Next time you do an interview,you better get prepared。”说话的那一刻魔头的冷酷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人之初性本善,不疯魔不成活。人成魔都是被逼出来的。

讲座才不到两小时,Anna就直接从贵宾通道走了。我经过那个还在啜泣的女生,听见前面不远处一伙人在讨论要不要现在杀到市中心我哥编辑部去堵人。再从各式各样的配饰旁穿过,姚雨杭的Fendi暗纹手袋一看就是好货,前面还有本土设计师四人组走成一排扮欲望都市状。到处是那么时髦好看的人,都那么瘦,都像一个样子,配合着报告厅外的幻灯录像装置艺术,一切都不像是真的,像一个梦。

我逃了出来,冷风让我清醒了许多。不知道几十公里外的H&M店里抢货疯狂成什么样了,人人都想变时髦。我找了家肯德基店,一个人把一份全家桶打扫得干干净净,内心里某处踏实了,才感慨,这才是我的生活。

原文来自:sodesperate.blogbus.com

3 Responses to "与VOGUE对话"

  1. scarlett Says:

    佩服茶的这份清醒。

  2. 茶·时光 Says:

    下次能不能把“原文来自….”写在最前面?因为我看的时候一直把里面的人想成你的模样…..

  3. Christina Says:

    很对不起,让您一直想着我的摸样。说明您不是这里的常客,了解的常客,读着读着就了解这不是我写的。

    为了不让你想着我,我得听你的话?
    让我考虑一下哦~

Leave A Reply

Textile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