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十来分钟下班,满心扑向晚上的饭局,又是周末,美好的元素都有了。谈到吃不免想到《吃张爱玲的“软饭”》一文中提到有趣的尝试:名人宴。“张爱玲宴”的菜单,从早期的家常、中期的市井到晚年的苟且,尽量涵盖张的一生。“张爱玲宴”2006年在香港,近年在上海举办过。主厨也要研究一番原著才好。

原文写到: 难的是如何把这些零散在字里行间的“虱子”们逐一捉将出来,再按“前菜热菜汤主食点心甜品”之顺序,分门别类地绣成一袭华美的袍。好在,张的基本饮食习惯——“我和老年人一样,喜欢吃甜的烂的”、“她喝浓茶,吃油腻熟烂之物。饭菜上头却不悭刻,又每天必吃点心”——在总体上不难把握,牢牢吃准“油、甜、软”三字,一桌菜烧出来,八九不离十。《色|戒》获金狮奖时,台北“点水楼”做的张爱玲宴,大玩索隐游戏,如名叫“倾城之恋”的菜,系以白流苏的“陈腐”对应范柳原之“西化”--生菜叶包臭豆腐此次“张宴”,宗旨是以乾嘉学派风格尽可能地还原张之白纸黑字、有凭有据的食谱,实行软饭硬吃。

通过“张爱玲宴”上的菜肴可以看出,张爱玲并非如很多读者想象中那样养尊处优,而是有很强的日常生活意味,甚至堪称平民化。这就是最重要的结论。

无论冠以何种名头来吃,吃的好不好,满足不满足是关键。朋友问“你有什么好吃的地方推荐吗?”我已经远离夜生活多年有余,属于OUT之人。想来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所有状况也随心而变。现状令人安逸,OUT也不失落。



************************云南味道************************
“云南味道”位于1912巷子的对面,家居楼的一层租用的房子,装潢的香艳,我们坐的位置处于空调下方,下面放着一个水桶接空调上滴下来的水。胃口倒没受影响,各自吃得欢畅,聊得开怀。周围三张台翻过三桌,我们才算结束这顿晚饭。

路过1912,望两眼,过眼云烟一般。
友说:“有了它南京的夜生活是多么的声色犬马,里面到底是啥样子?”
“我们陪你去一次就知道了。”
“估计进去后,所有人都看我们。”
“这么老,还到这种地方。。。”
或许这标准并不适合男人,男人要玩到50岁才会回归?
好吧,让男人们尽情地投入在这声色犬马中,好了。

藕条和干牛肉,味道象过去吃过的袋装锅巴,有人欢喜;


杏鲍菇、青椒炒香干;


青柠檬水;


打包外卖的加州鸡翅,那个辣。。。辣得人满头是汗,据说是干辣型口味;


地道的云南米线;


这道菜我最爱,开胃酸汤鸡,里面配有平菇、土豆片和酸梨;


我坐的位置正好斜对着墙上那副画,一抬眼便能望见。真正从照片上才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原来在用手挠头发作痛苦状?

10 Responses to "声色犬马中的“云南味道”。"

  1. okdata Says:

    好像有点“子非鱼。。。。”的意思
    在这个城市里想落伍,有点难
    Take easy,随遇而安

  2. 陈问 Says:

    OUT之人,一般都是专门有人在背后替你开辟美食新战场!

  3. Chrisitna Says:

    OUT之人,只有FOLLOW的份儿,跟对人也是一份福气。

  4. 纸鸢 Says:

    那签名的是你吗?一手好字啊。羡慕死。

  5. 不羁之舟 Says:

    嗯。云南味道,我也喜欢。清酒很好喝(呃,词真贫乏啊)

  6. Sherry Says:

    云南味道,子非鱼。。。勾起往事一片。。

  7. Christina Says: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8. itsmin Says: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你不知鱼之乐?

  9. B Says:

    嘻嘻,我copy了那道杏鲍菇炒香干

Leave A Reply

Textile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