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看完电影《Extraordinary Measures 》,还没到11点,接着看会儿杂志,不经意间看到这篇《幸福在生活的细微之处》,里面介绍了上海的“苔青”,勾起兴趣,想到2009年在上海拍过它的照片,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里面用来做什么的。门紧闭,白天的走廊里亮着好氛围的灯光,有点儿说不出来的意境。于是,我打开电脑,准备记录看到的这篇文字,仅针对现在的自己,我给这个标题加了一个问号。

“苔青工作室”的创办人叫陆宇星,70后女性。从日本读完建筑回到上海,回来后她发现自己就象进入一座新修的花园,各种植物还在经历一个物竞天择的阶段,没有形成相互依存的平衡系统,大家都在拼命争夺尚不可知的位置。每个人感受到的压力都非常大,难有幸福可言。

她开始明白一件事:只要尽到自己的责任,反而可以更从容地感受幸福,就在那生活的细微之处。于是学建筑的她并没有加入到构建城市的钢精水泥大军中。她有她自己想要构建的生活:它完整,有生命,会呼吸。这种生命力应该作为建筑的一部分,存在于我们的生活空间里。同时,她也要亲身去实现它。于是,便有了“苔青”。去年夏天,她租下一处院子,将地板重新铺上吸水好的青砖。野草可以顺着青砖的缝隙生长上来。院子尽头的那口井,井水用来浇花。院子里的金桂是桂花最好的品种,每到秋天,最好的事就是在树下赏桂喝茶。

透过“苔青”,她认识了一些朋友,也给他们的生活带去了一些绿意。她常去乡间,几乎每个月去一次云南,也常去离市区很远的花市。看到没种过的草便拿回来种。她活着,并不需要很多钱。

植物的生长也给她启发:你养它只不过是从大自然把它们借过来,环境适合,它便生存,不适合,它就离开。你给它什么,它接受什么,不给,它也不抱怨,自然离开。人的本性不可能象植物这样。因为生存能力强,很多人便会夸大自己的主观愿望,当能力和主观愿望不一致的时候,就会有很多负面情绪来破坏内心的平衡。

城市并非没有幸福生活的可能性,只是个高难度的工作。很多人把问题想复杂了,一个人想要什么呢,年轻时候无非希望美貌,这是天生的,然后希望有好的伴侣,这部分取决于运气,后来希望家庭美满人际和睦,这也是可以努力的。对她来说,也是这样。她天亮睡下,正午起床,晚间工作,遵循着自己的生长规律,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健康。她在过的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读完她的想法,对于处于两点一线的我仍然需要一个“问号”去思考,是否幸福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何为幸福?如何幸福?人生的幸福不是由优良基因、金钱和运气决定的。朋友纳闷现在的我为何越来越宅,完全与过去背道而驰,活了三十几年,现在才体会到一些幸福感。赞同shuwua说的:“跟从自己的心就好,以我的标准,幸福在职场没有,在胡同里有。”那么,我们为何还要斤斤计较“越追求越抑郁的伪幸福”呢?简单,但不要失去感受快乐的能力,就这样。

拍摄于2009年@上海

4 Responses to "幸福在生活的细微之处?"

  1. 陈问 Says:

    她的小花园是她自己的小净土。我们也有,即便不是花园,没那么多植物,不过心里安静,真是比什么眼花缭乱的都好啊。

  2. lilian Says:

    赞同问问,心安即是家.现在的我就是心不定,但我向往安定的生活……

  3. 不羁之舟 Says:

    写得真好。简单的幸福现在变成世纪难题。我想转载,不知可否~

  4. sususu Says:

    Extraordinary Measures 我上周末看的。看完又看了 《海扁王》

Leave A Reply

Textile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