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岁的徐霞客说,他的一生中有八次心醉神迷。一回是梦,一回是记忆,还有一回是一幅画。那幅画描绘在冷庙的破壁上,有一个像他的人,还有一个像她的人。徐霞客举着火,他们同在一幅画上,但是隔着人群,车马,山水,还有壁画断裂处的一个拐角。

那么还有五回呢?偶遇的游方僧人追问。

徐霞客说,第四回是崇祯即位的那一年,他终于动身云游。三月入闽,风雨通宵达旦,野溪喧闹如雷。水涨船高,轻快无比,顺流而下八十里,过如飞鸟。羁绊在乡间的烦心琐事就像风烟一般消散,敞开衣襟,须发张开,无比畅快。他浑然忘记自己的年纪,宛如第一次离家远行,是二十岁的少年郎。

第五回是在林田,雨大,突然停止。有两条溪水在眼前闪耀,一条浑赤如血,一条碧绿如蓝。两条小溪竟然在此合流。有金蓝色的细鸟在林间鸣叫。于是他抬头看,突然看见悬挂的山峰,漆黑如墨,而脚下的峡谷,凝白如雪。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做一声言语。

第六回是隆冬,清晨他叫醒忠心的顾仆,走入深山。树木蒙茸,石崖突兀,瀑布僵冻,如同白练横挂。天气实在是太冷了,冰块满枝,寒气凝结,大如拳,小如蛋,在风中摇坠,累累满树。走到树深崖穷处,不再有路,只能小心翼翼,赤手抓着野藤枯荆,滚爬而下坠。好容易在悬崖底下,找到一条枯涧,才算脚踏实地。抬头一看,危崖高耸,简直恍如隔世。顾仆扯来枯枝,点起火来。突然发现怀里还有一块剩饼,两个人烤了吃,一边吃一边发现对方非常狼狈,衣裳扯破,蓬头垢面。想来自己也是如此。主仆两人不禁朗声大笑起来。笑声惊动了一个僧人,僧人骇异,大雪封山,已经三个月不见生人了。

第七回是在麻叶洞。洞口大如斗,洞外水流湍急,只能伏水而入。当地人不敢进入,说有神龙精怪。徐霞客脱去外衣,爬进洞穴,爬了数十步,叫顾仆送火把来。像蛇一样爬行,背磨腰贴,肌肤被刮擦得生疼。山洞弯曲曲折,倒是干燥洁净。向西有一处缝隙,于是爬行上去,突然豁然开朗。平坦如榻,平平整整。顶上有石,如同莲花倒垂,结成宝盖,莹润洁白。四周的山石轻红,如同桃花。

火把已经燃灭了大半,顾仆叫自己回去。执意前行,洞天开阔,竟然到了山中。小如天井的地方,有一个老僧,怀抱着衣襟,张目承接正午的日精。红日当头,老僧久久不错一瞬。不久,几个华服丽人也行来,一个个流香转艳,却也坐日望空,姿势一般无二。

徐霞客悄悄的折回去,爬出小洞,只见一村的村人都守在洞外。老人小孩看见他生还,都喜笑颜开。一路上风餐露宿,冷遇不计其数。于是他感动了,一一感谢,说:“我守我的常,我探我的胜,却惊动了大家,害你们守候!”村人大笑着说:“读书人啊,你说的话文绉绉的,咱们也不懂!韭菜刚割下来,倒还鲜嫩,炒点小肉,打一些浊酒,家去吃饭!”

那天晚上,他在村人的灶台边喝得醉醺醺。灶火红融融的,乡野的村姑,看上了顾仆,两人在偷偷的嬉笑。他闭上眼,笑着睡着了。

最后一回是在香炉峰,突然遇见了大雾。云气浓勃,奔驰而来,很快就遮天蔽日,笼罩半山。在这样的大雾中,突然看到了心中的幻象。老迈苍苍的母亲,跛足脓肿的疼痛,盗贼钢刀的恐惧,温柔难舍的女人,此时都一一涌来。觉得疼,痒,酸,麻,想哭,想喝骂,想笑,想到死。一年年,一日日奔波流离,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阵阵的浓雾如同流水,从他身上翻卷而过。水气淋漓,须发都湿透了。雾气散去,山间寂然,万物寥阔,坦荡。若山洗其骨,天洗其容。一切都是天地之初的模样。突然觉得万般思虑,一扫而空,自己渺小的身躯,就要与眼前的山树人烟交融,变成水晶一块,再也没有形体,没有渣滓,没有魂魄。

为什么我在这里?我到底要行去何处?哪里是我的终点?“不重要了”,徐霞客对自己说,“重要的是,我行走在天地之间。”

7 Responses to "风雨不收徐霞客 - 柏邦妮"

  1. Sherry Says:

    人生在路上。。

  2. 不羁之舟 Says:

    读了 决定去看徐霞客游记~

    很精彩。

  3. 小丹佛儿 Says:

    我觉得徐霞客是爸妈起的名字好

  4. 至清 Says:

    “重要的是,我行走在天地间。”
    这是一种境界。

  5. okdata Says:

    行走天涯不等于浪迹天涯
    但凡引得我等心动的旅行家,都非衣食男女
    只剩羡慕了

  6. 大姜炖去 Says:

    重要的是,我行走在天地之间。

    值了

  7. vivi Says:

    一定要去读一下这本书

Leave A Reply

Textile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