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饭 @ May 13, 2010

拍摄于杭州丝联LOFT

一周几乎没做饭,混到周四,中午炖了黑米粥,准备晚上回家吃。问问做了晚饭问我去不去?正求之不得。老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台湾旅游回来,这种情况下蹭饭机会还是挺难得的。

即使几天没吃家常饭,肠胃还是会有些不适,吃快餐吃到发指,有时恨不能弄点盐和味精冲杯水喝。话说自己吃饭不正常,狗狗们也就没得啥指望了,它们也是饿到不行才会去碗里叼几颗狗粮嚼嚼。

晚饭喝了一杯他们从杭州带回的桂花酒,那个香甜,以及两杯瑞典的红酒,香料味浓,据说是丁香的味道。我的确每次去她家都会吃两碗饭。酒足饭饱后边聊天边喝明前茶,期间间断传来臭气,我倒是没闻到,这臭气自然是外外和K来背。。。末了当我满足地回到家收到问问的电话“沙发后面一泡便便。。。”也算另一种意境下的品茶时光吧。

愉快之下我那幼稚的神经琢磨着:要是租一间大的LOFT,大家搬一起住,多好。

2 Responses to "蹭饭"

  1. 陈问 Says:

    真是到囧人家来必会发生囧事。。。不仅品茶赏屎味,竟然还把心念念要还给你的镜头包给忘记了。亏好还有周末可寄托 :P

  2. Christina Says:

    记忆很特别,不是吗?呵呵~周末再见。

Leave A Reply

Textile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