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 Jan 22, 2010


1月13日,下午6点,博客大巴(blogbus.com)CEO窦毅拿着手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走了两步,又在原地转了个圈。

  从1月5日博客大巴在互联网审查风暴中被封算起,已经八天九夜了。13日那天,窦毅打了无数个电话,手机也死机了四次,他对着电话,不停地重复相同的话语。现在,距离解封只有最后一步—通知域名服务商解封,“但是现在所有电话都联系不到他们。”

  口干舌燥的窦毅其实应该算是个幸运儿,和这一轮互联网整治中受到波及的其他创业者相比,他至少知道需要补齐的是哪个手续,自己该往哪些方向努力。

  王兴的微型博客网站“饭否”因为“违反国家相关规定”,于2009年7月突然被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IDC(互联网数据中心)停止服务之后,至今没有恢复。2009年11月,陈昊芝—译言网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接到了IDC的通知电话,并被告知译言网违反的是“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一个月后,BTChina的站长黄希威接到了一封邮件,被告知自己的网站被取消了备案号……

  我们采访到了四个年轻人。他们中最年长的也不过才33岁。他们是最新一代的创业者,他们身处最活跃的互联网市场,他们有无尽的创意和把一切付诸行动的勇气,但是,他们不快乐。

  他们本不该如此。他们创办的网站都有数量不菲的用户,有那么一群人还成了他们的粉丝,他们的创业让很多找不到用户的同道羡慕。但现在,他们只是2009年中国互联网整顿中被涉及到的几个年轻人而已。

  据人民网的统计,从2009年开始的中国互联网专项整治共涉及到十余万个相关网站,其中也包括了谷歌、百度、土豆、豆瓣等网站。

  从被关停到恢复,博客大巴用了8天,译言用了差不多50天,这些日子都是让人忧伤的。陈昊芝说,自己儿子11月19日出生,可11月30日关站后,几乎一个月自己都没有机会抱抱他。“这个失落谁能理解?”

  王兴、黄希威心情肯定更灰暗,因为他们的网站至今仍未恢复。连续创业者王兴已经开始为新的项目出差,自称“能力不够”,凑不够千万注册资金的黄希威却只能无奈地说“我力所不能及”,“关了就关了吧”。

  同样在这段时间内,Twitter网站的创始人Jack Dorsey开始了自己的再次创业,正式进入电子支付领域。2009年,他的Twitter是最受关注的互联网公司。他意气风发,觉得未来要做的事情还有那么多。

  他和窦毅、陈昊芝一般年纪,33岁,拥有着这几个年轻人所没有的东西—一张真正的笑脸。

  2010年1月8日,译言网注册的一个新域名“yeeyan.org”上线,其原来的域名“yeeyan.com”至今尚无恢复的消息。陈昊芝期待着“yeeyan.com”能尽快解封。他觉得,现在的互联网环境如果让自己这样“创造社会价值和创新型企业的人”考虑后路,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所以“就算是扛,我也会扛过去”。但是,要扛多久,“说实话,我现在还不知道。”

  1月13日晚8点左右,在窦毅他们等待了整整一天之后,一位坐在电脑前的工作人员突然喊了起来,“我们被解封了!”几个脑袋顿时围了上去,大家不由自主地鼓了掌,遍地笑容。“赶紧公告!”窦毅一声令下。

  20时05分,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上出现了博客大巴的最新信息。

  此时,窦毅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了看,又放回了兜里—电话暂时可以休息一下了。

  BlogBus
  创立日期 2002年12月
  创始人 郭晓雷。2003年10月,窦毅接手BlogBus,任CEO
  用户数量 800万注册用户;近7万VIP用户
  关停日期 1月5日下午5时左右中止域名解析
  恢复日期 1月13日20时
  关停原因 因为一篇已删除的低俗色情信息

原文来自:《第一财经周刊》

5 Responses to "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1. ware Says:

    后悔没和facebook一个国家的人

  2. autumnginger Says:

    唉……

  3. lilian Says:

    我们社区的网站也被封了……

  4. 薇安 Says:

    窦毅就是横戈吗

  5. HANK Says:

    对于这次,我真的没有办法反击同事对我伟大的祖国的质疑。

Leave A Reply

Textile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