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友今天传来她写的文字。

if I could ...
By: Irina Todorova



说来也算是在法国公司工作,即使这个跨国公司和香水、时装、舞台没有任何的瓜葛,即使他们的主营业务总是和船舶、厂矿、油井、管道等等打交道,并会立即让人派生出油污、锈斑、荒漠等场景,然而,总情不自禁地希望自己能从舌尖喉底流动出一连串骇骇訇訇的法国音符。

于是我回想,我原来是可以说一点法语的呀……一点……虽然少,当然要比现在多。现在是“一丁点”---- 总结了一下,估计仅仅等同于一个只会以下英语的人:“Hello…how are you?…fine thank you, and you?...good…very good … what time is it?… it’s 10 o’clock…these are my my mum, dad, brother and sister…nice to meet you…what is it?... it is a book … I went to the chemist’s … breakfast …yummy… bye bye … see you later!” 连成一串看上去像两个无聊的人见面没话找话的寒暄。搜肠刮肚唯一有少许水准的是相当于 “would you like to dance with me tonight” 的一句,天晓得是从哪个电影里学来的,居然还清晰地记在我的脑子里。无奈的是,这句话几乎没有任何用武之地,比先前那些平淡废话还要惨。你能一见到人就笑嘻嘻地说“今晚和我跳个舞”么!就算熟人也不行啊 ---- 人家要纳闷啊,本来法语很蹩脚的,居然和我说这个…看来准备很久了,暗恋我?!…. 天!弄这么个名声!

继续回想。我原来是可以说一点法语的,因为在中学的时候有法语课,作为选修的第二外语,每周一节45分钟。偶尔有个作业然后学期末一个考试,仅此而已。中学的我是多么混混沌沌啊,对语言的兴趣远远没有现在来得强烈,远远没有意识到一门语言会开启色彩迥异的世界,即使意识到了也觉不出它的精彩。而且和我一样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大家都戏谑地对待这样的选修课,用叛逆期少年的骄傲漠视老师,成为一种风潮。第一学期的女法语老师很喜欢我,估计我是她这门寒酸的选修课勉勉强强可以算得上所谓得意门生的几个之一。当时我对此不置可否,有一点可怜她,可又不好意思太叛逆,毕竟我表面上是个听话的学生。懒懒散散不知所谓地上完那个学期至今,我依稀记得的法语、对法语的模糊语感都是来自那短短几个月、加起来不足20个小时的课程。第二个学期换了一个经历过飞机失事留下伤疤、面对我们一群无知小儿面露悲愤的男老师,我们的漠视变本加厉,结果那个学期留在我脑海里的几乎连碎屑也很少了,尽管这个男老师的法语说得很好听。第二年,法语课没有了。

如果这个世界有后悔药,估计人人都会争而食之。

你我叹息时光流逝,但是真正在意的不是白发、皱纹、体力下降、精力不支。我们与其说叹息青春不在,不如说是痛恨自己的不争。青春年少时总是固执地骄纵地浪费着,对那些“过来人”的劝告嗤之以鼻。等自己成为“过来人”,惋惜从自己指尖流逝的时间和机会,想要用切身感悟劝说正在青春年少的浪费者,经历的又是一样的徒劳。

年轻是色盲一样的病症,让我们无视太多值得珍惜的。无奈,时光是唯一的药。好了,也迟了,周而复始。

9 Responses to "未能珍惜的年轻时光"

  1. Nana Says:

    现在开始珍惜

  2. mercy Says:

    说得太对了!

  3. lilian Says:

    我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在颠倒着过,三十五岁之后才忽然开窍,才拼命努力地去完成年轻时未能完成的事情——这是否就是人们常说的“中年危机”?

  4. Christina Says:

    我也是,32岁之后才长大成熟似的,对许多事情才豁然开朗。20来岁混沌不清,扎在各种情绪中不能自拔。

  5. 大姜炖去 Says:

    成熟的过程有痛苦也应有快乐的
    我是这么认为

  6. 喜刷刷 Says:

    自己一直都无法言表自己的这种不适感,多谢这位作者,头脑好清醒,思路也好清晰,说得好清楚。现在,只能对自己说,每天都做更好的自己吧。

  7. Christina Says:

    楼上是熬夜高手啊!午夜了还没睡觉。

  8. frank Says:

    it is not too late if you start to learn French now.

  9. michelle Says:

    活到老,学到老。好奇好学的心永远年轻。

Leave A Reply

Textile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