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火车到达上海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正好Angie搬家,忙碌了半个下午,两个人才出去吃了点东西算是早午饭。接着去海涛剪发,保守地剪到肩膀。理发师问:“不可惜么?”想想自己的头发长得快,没什么可惜的,剪就剪了吧,越来不在意外表如何,心里琢磨:这难道是要迈入中年的征兆?而我的心里怎可以如此平静?这在以前会象一场地震给我造成的影响啊。对小麦同学的话特有共鸣:以前觉得重要的事情,现在觉得完全不重要;以前觉得不重要的事情,现在觉得很重要……

头发剪了之后看上去精神多了。忙完这一切,打车到上海大剧院,周末这才开始。




《恋爱的犀牛》由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出,是廖一梅写的第一部话剧,也是演出次数最多、版本最多的一出戏。廖一梅说:“这是一部任性的作品,是年轻的,荷尔蒙过盛,是燃烧的火焰,不分青红皂白的火焰,直接而坦白,无所谓克制和羞涩。”我想我们都会有这样一段没有逻辑、疯狂而痛苦地不顾一切去爱的经历,“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但我决定不忘掉她。”显而易见的年轻,丝毫不理会这“不忘掉”引发的巨大痛苦和长时间的困惑,如此决绝。记得有句台词大致是这样的:如果你没有勇气面对真爱,你可以找个伴儿结婚,但是千万别说“爱”。还有句特幽默的台词:拿着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

剧院里安静得能听到我吃巧克力豆的声音,恰好我坐在第四排最边上的位置,两位着长大衣的剧院工作人员就站在我旁边,如此危险的条件下,我还是举起相机仓皇地拍了四五张剧照。得到两次警告,警告不要吃东西,不要拍照。尴尬!怎么就沦落到被警告的观众了呢?吃巧克力豆是太饿了,而整个下午都没摸相机的我,又如何能错过演出?大概上一次看话剧欢畅地拍了整场也没有得到一个警告,而这次地下工作没成功。就在水幕从台顶倾泻而下时,场内的闪光灯开始噼里啪啦地亮起来,纳闷,闪光有屁用?拍出来是暗的,单反才是硬道理。在管理员四处制止的混乱中,我又抢拍了两张。

话剧前段进展缓慢,Angie想睡觉了。不过渐渐精彩,过电的感觉数次掠过全身毛孔。如果剧场能唤回你的回忆,呼应那些心底的渴望,剥掉那些让心灵和感官变得麻木的,被生活磨出厚厚的老茧,让你重新感到柔软和冲动,你会知道,生命的本质就是这般无遮无拦的,勇敢的,坚强的,多情的。





散场后的晚上有些冷,饥寒交迫地跑去避风塘吃晚饭。
为了健康要多吃点,再多吃一点。





6 Responses to "天黑,周末这才开始。"

  1. 大姜炖去 Says:

    照片都很柔和
    郭涛是不是演过恋爱的犀牛
    就是疯狂的石头里那位

  2. 少爷 Says:

    短了发,真的精神很多,连镜头都开始发抖呢

  3. Ivy Says:

    头发剪的好。我也一直琢磨着把头发剪短。看上去精神很多呢。

  4. Michael Says:

    3万一平… 卖一个肾才能买3平

  5. 蚊子  Says:

    戴眼镜的文静女~

  6. lilian Says:

    我是在剧院旁的克丽斯汀买了面包当晚餐,赶在开场前全部消灭干净。可惜座位不太好拍不太清楚,只能谢幕的时候趁乱站起来猛拍一通。

Leave A Reply

Textile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