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态度 @ 10月 23, 2004

起风的夜,骤冷。
起风的思绪飞扬。

下班后的周末,再不想回家按部就班的吃母亲烧的晚餐。于是,想找个人吃饭,自然而然想到你,但你目前象只刺猬般敏感而惊恐地保护着自己。我、我们、你的朋友们都不敢、不能且不愿靠近。什么时候你的神经放松下来,坑一声~~

晚餐时间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行走,哪里是我停留的地方?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感受,相信自己的判断,相信表面显现出来的远非事物真实的本质。

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待着下一个晚餐时间,同时,计算着那未入口的酸菜鱼美味可以令人满足多久...夜深人静时分,吃了夜排挡上的鸡翅,返家。

重阳节的夜,气氛一片松弛清冷,半个月亮似黄色水晶挂在干净的夜空中。

我知道明天天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