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judge the judgment @ 10月 15, 2004

最近一直活在别人的目光中。
或者说,在这段时间里不由得对别人的评论心下留意。
这原本无可厚非,但糟糕的却是,自己亦会在不经意间根据他们的评价来评价自己。

we all judge, that’s our hobby.

刚好看到SATC,season5,episode cover girl。carrie的“性与城市”专栏终于要集结出书,满怀期待之时却在封面造型上与出版社意见大相径庭。她在书店里看着人群往来,身边一众好友亦在各色书籍封面前或驻足或取笑,想到自己的作品也将在此被人指指点点,她不禁忧虑并自问:是否应该从一本书的封面去评价它呢?

people are mean,这是carrie的无奈。
人们其实并不如他们自以为是般宽容,尽管大家都说openmind is good,judgmental,bad,但谁又不是在心中装满了来自于经验和世俗的种种评价?
每个人都以为自己会唾弃世俗,却又在同时不遗余力地捍卫着。
包括carrie自己,当她以samantha在办公室与一个快递员的风流事件为笑柄时,当她因审美观不同而与samantha发生争执时,一道关于judgment的隔阂便在无形中突显。
samantha始终都是一个为世俗所诅咒的人物,她的嘴唇上似乎永远挂着几许洋洋自得的fabulous,但如此离经叛道却并非逍遥自在。毕竟,谁都不能勇敢到真正漠视一切,除非极度狂妄和偏执。于是她在学会抵御中伤和自我保护的同时,亦变得敏感和神经质,应激般地回避或反击别人的议论,too quick to judge judgment。

那么,究竟应该抱持怎样的心态去评价或者面对评价?
也许最好的方式便是不要急于给出评价,以及去评价人们的评价。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不是吗?如果宽容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那么房龙又何必以整整一本书详述传世呢?

当我决定在网络上公开自己的blog,开放评论,便已然做好了面对人们不同评论的准备。支持或者反对,令我感动还是责难,并非可以视而不见。只是太过想要坚定自己的内心并相信深爱的人——
不被他人的评价左右,亦不对他人草率评价,把这份对己对人的尊重,当作此生的修为。
我并无绝对信心可以达成宽容,但起码,少一些成见才能多一分快乐。
-来自MO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