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夜晚有我记忆中熟悉的温度和感受,新擦了指甲油的手指仿如刚看完2046般的忧柔......凝重而拖沓地敲击着电脑键盘。那是发生在60年代的香港,一个男人和几个女人的故事,有关爱情......是记忆中绽放的那朵无人能够替代的牡丹的笑容,是暗恋明思欲罢不能的心结......如果感到忧伤,那么忘掉吧。可是,我们真的,能忘记那些过去吗?

章子怡在这部片子里占的戏份比较多,而且演出十分精彩。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改变面部曲线结构,细腻及耐人咀嚼回味的表演让她饰演的舞女白玲形象丰满。白玲所拥有的应该是更接近于悲剧性的执拗,因为她所面对的不是具体的道德、制度或是社会,而是最虚无缥缈的感情,这足以让最狠的人都有心无力。有个作者曾经在其书中写过:“难道作者和读者是两个人吗?不,其实他们是一个人。”那么电影和观众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2046》讲的是60年代发生在香港的故事,恰好我正在看的书中有个短篇写了1964年Beatles去香港演出牵连出来的《披头士的启示》,与我理解《2046》电影所剖析描绘的某些含义有相似之处:

原来,三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一九六四年六月,披头士来港,果然引起了轰动。在他们之前,香港西洋流行曲迷还迷上皮礼士利、白潘等等,但不是乐迷的人讨论得最多的是披头士。

教师家长忽然如临大敌。也许,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给香港人好印象,因为不知道谁给他们起了个中文名:狂人乐队。狂人?“影响青年人走向疯狂道路、放肆道路......”“我认为不应该让狂人乐队之类在香港演出。香港风气已经这么坏,阿飞已经那么多,难道还要提倡这种疯狂的东西,制造更多阿飞吗?”—当年,《中国学生周报》就做了一个“狂人问题专号”,访问了著名的中学校长,以上是很典型的反对声音。

但年轻一辈,却没有反感。披头,只是头发稍长,却修剪得齐整、盖着前额的BB装而已。《昨日》、《一夜狂欢》、《救命》,也不是乱喊乱唱,很好听。香港少女又未见得象西方人般大叫大跳。当年还年轻的我们,的确不明白长辈为什么要反对。

今天,再看他们的记录片,仍然觉得他们干干净净,保罗最孩子气。回忆当年,他们说得好:几年的巡回演出,只来回在酒店房间、汽车中。在台上,眼看疯狂的是台下人群,自己最冷静。对观众大吵大叫,不是来听歌,很不高兴,但慢慢也麻木了。

不知道当年的台下歌迷,听了这番剖白怎么想?也不知道当今的偶像级歌手有没有同感,对歌迷有没有启示?

一切流行的东西,其实都是一种游戏,留给人们一点点回忆而已。时间过去,它也会过去,人的生命里还有许多支点在平衡,长辈虽然好意,但也不必太紧张去阻止,做好其它支点,顺其自然,人就这样从一种游戏中成长了。(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五日


HK蜡像馆与披头士合影

昨天下午回到南京,手机停机,亦不想去缴费。无语状态......

2 Responses to "香港片段(三)与《2046》"

  1. Nio Says:
    这个蜡像很逼真呀,不错不错:smile:
  2. caicai Says:
    我却不觉得2046好,如果好,也是必须做足了功课才能看好的电影。章子怡的执拗和英雄中她给予的人的感觉一样,硬绷绷的,缺乏生动。倒觉得FAYE的好,当然她的好不在于她演的好,而是她清清楚楚的形象,是我喜欢的类型,尤其戏中的复古连衣裙,即使放在现在,她仍可穿出韵味、时尚。我个人认为巩俐最好,能有所突破原来角色的框框,第一次让人觉得她不是大红灯笼高高挂、菊豆里的她。刘嘉玲不是不好,就是觉得丑。
    终究,每个人的眼光还是不同。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