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旅行(二) @ 5月 15, 2002

早上7:30分乘上从绩溪开往鱼龙川的中巴车,票价好象是3元或者是1.5元钱一位,不一会儿司机告诉我们鱼龙川到了,我们在一个村子里下了车,并且我就近在一户农家开的小店里给水壶灌满了开水。向农家人询问是否能够灌点开水的时候,我的心里还做好了付钱的准备,结果农家人根本就没有提这个要求,倒让我感到有点不安。

我们问清去江南第一关的路,步行穿过村庄田地,村庄里面的房屋一律白墙黑瓦和伞状的屋顶,总之是很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一路上都是令人窒息的动物粪便的浓郁气味,时常遇见农家人挑着的担子里装满了湿稻草,气味实在是难闻。想来是将稻草和粪便混合在一起,用作耕地的肥料吧?!一些农家人在稻田里耕作,我们走了约半小时到达虹溪桥,那是一座没有护栏的水泥桥,很宽。桥下的河水清澈,一天的艰苦行程就此开始了。

由虹溪桥上山在逍遥谷的北侧山路上,8:45分时到达海拔345米左右。海拔700米左右到达徽杭古道的江南第一关,这一路风景极好!经江南第一关到黄茅培,这一段需要大约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全部为上坡。山上有明显的山路,基本上是石子和土混杂的路面,偶尔会有一段一段的石头台阶。男孩子们的身上几乎都背负着30公斤左右的背包和行李,虽然我的背包最小,可是也把我的肩膀勒得够呛,有明显的疼痛感。遇上石阶路心里那个恨啊,石阶路反而比土石路难走,主要是必须按照它的距离迈出脚步,常常筋疲力尽的状况下很沉重的迈着相同大小的步伐。你说恨不恨?

出黄茅培后,走上简易的山间公路,虽然比不了上坡时让人感到的痛苦,但是每个人身上的背包和行李也足以使人气喘吁吁,步行约一小时到达计划用午餐的“逍黄线98-049”号电线杆,当时已有两三个团队的人在附近休息用饭。(看来这条线路的名气不小。)

从电线杆的位置顺着小路下到谷底,一座由三根灰白古旧的树干搭起的小木桥显现在眼前,过了木桥,大家决定在谷底开始我们此次行程的第一次野外烹饪。恩?当我写到“第一次”这几个字时,我心里在想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对“第一次”情有独钟、难以忘怀呢?事实上很多事物的第一次并不完美,不是吗?正如我们这次野外的第一次午餐,主食:方便面。除了有点小时侯要春游时的那种新奇和兴奋感之外,烹饪的基本过程就是用酒精炉烧开水然后泡方便面。我们每个人带的最多的就是方便面了。以至后来不得不将成为行李负担之一的许多方便面送人了之。(后面会介绍另一次的野外烹饪情形,那比较有趣。)

Leave A Reply

Textile 帮助